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简讯 >> 正文
短短十来年,价格暴涨上千倍,谁在为潮流艺术买单?
2020年11月02日 10:47

  潮流艺术的崛起有多惊人?

  2008年9月,富艺斯拍卖行上拍了KAWS的第一件作品,这是这位街头艺术家的拍卖首秀。当时的这幅版画成交价为3000美元;10年后,富艺斯再次拍卖时,作品已经涨了1700倍。

  这并非偶然现象。2004年,Banksy的一幅版画发行价是275英镑;2020年9月,富艺斯拍卖网上以237万港币成交,增幅也接近了1000倍。

  曾经难登大雅之堂,如今走上主流跑道

  街头艺术、漫画、玩偶……这些曾经难登大雅之堂的“潮流艺术”,如今频频成为拍卖场上的新贵。

  201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上,Kaws的《The Kaws Album》以1.16亿港币创下新高。《The Kaws Album》构图源自美国卡通片“辛普森一家”的《The Yellow Album》专辑封面,该封面正是披头士的《派伯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队》专辑封面恶搞版本。当这幅作品以近乎疯狂的数字成交时,甚至连Kaws本人都感到非常惊讶。

  此后不久,2019年6月,UNIQLO x KAWS联名的T恤在优衣库上架,遭到消费者疯抢,已经不再让人感到惊讶。

  也是在2019年,奈良美智的《背后藏刀》在香港苏富比拍出1.96亿港币的天价,刷新艺术家的世界拍卖纪录,奈良美智因此成为“最贵日本艺术家”。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天价也是大多数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作品难以企及的市场高度。它们的频频出现,打破了潮流艺术与正统艺术之间的价格门槛。

  更令人关注的是,潮流艺术在艺术各门类中也正变得越来越主流,频频出现在艺博会、美术馆、商业地产、网络综艺、明星跨界联名之中。这些也倒逼艺术界不得不重新审视潮流艺术的位置。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一带一路”艺术上海国际博览会上,潮流艺术也成为颇为亮眼的一个板块。同期举办的2020艺术上海圆桌论坛·艺享会,更是将“风口:迅猛而来的潮流艺术”作为一个专场讨论的话题,邀请专家学者与一线从业者从不同专业维度共同开启探讨。

  艺术界已经发现潮流艺术的能量和魅力,潮流艺术将越来越快地走上主流跑道,和现当代艺术品分庭抗礼。

  谁在为潮流艺术埋单?

  潮流艺术风头正劲,包括KAWS、丹尼尔·阿尔轩等影响力日隆。究竟谁在为潮流艺术“埋单”?

  潮流拍品在拍卖市场成为新宠,和作为“千禧一代”的消费者强势登场,有着必然关联。富艺斯拍卖行中国区总监张文嘉指出,“潮流艺术的买家主要以80后、90后甚至于00后为主。他们的成长环境和欧美、日韩的流行文化密切相关,他们的品位代表了整个潮流艺术的时代品位。”

  网传,花1.16亿买走《The Kaws Album》的幕后买家是加拿大流行歌手贾斯丁·比伯。后者出生于1994年,一个标准的90后。

  一些资料表明,KAWS背后的举牌买家多是40岁以下的年轻族群,其中不乏首次参与拍卖的藏家。理由在于,“千禧一代”的新藏家渴望标榜自身前卫的艺术品位和身份认同。

  在2020艺术上海圆桌论坛·艺享会的另一场以“艺术与金融”的论坛上,上海市房地产经济行业协会副会长晏绍礼也直言:“80后、90后、00后掌握财富,他们对传统艺术不再像上一代那样接受,同时他们用更国际化的视野、世界观来看待当下的艺术。”

  晏绍礼回忆去年去香港巴塞尔展开幕典礼的一幕,“门口的入场券一度被黄牛炒到2万港币一张,但如果能等到下午,就只要200港币的门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需求?因为来自各地的新锐财富人士,这些年轻人都迫不及待要赶第一波进去抢买心仪的作品。”

  不仅仅是预算充足的藏家,这种对潮流艺术的消费倾向也体现在“千禧一代”的普通消费群体。无论是一扫即空的盲盒,还是KAWS和优衣库联名出品的T恤,天生附带青年因子的潮流艺术已经深入当下这批主流消费者的心里。

  潮流艺术,由流量而生,由流量而起

  潮流艺术,由流量而生,由流量而起。潮流艺术的兴起,也让人们看到了艺术与商业的统一。

  说到上海的潮流艺术聚集地,人们很容易想起今年新开张的TX淮海|年轻力中心。

  今年9月初,结晶腐蚀版 911保时捷艺术车放置在了TX淮海的广场上。这辆由知名潮流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制作的限量版跑车,秉持丹尼尔“虚拟考古”艺术主张,把20世纪末物体打造成外表被风化和腐蚀的“未来遗迹”,呈现保时捷在3020年被发现时的样貌:车身多处被腐蚀破坏,表面的晶体历经千年留下的时间印记,依旧站在潮流之前。

  盈展资产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司徒文聪表示,这些艺术策划都是在TX淮海实践“策展型零售”概念。他将潮流艺术纳入“艺术的产业链条”,阐述艺术与商业的关联逻辑。“TX淮海最初不是从艺术开始的,而是思考希望将来谁来消费,摸清年轻人特别是Z世代的消费习惯后,发现潮流艺术是不错的切入点。”

  也因为和流量商业的统一,潮流艺术家们和传统艺术家相比,在经济上更容易实现价值。比起梵高、塞尚、莫奈生前作品的无人问津,包括丹尼尔·阿尔轩、KAWS等在内的潮流艺术家们都赚了盆满钵满。

  是潮流,但不盲从

  流量,让潮流艺术与商业有了天然连接,但更需要在流量中甄别“潮玩”与“潮流艺术”的区别。

  在艺术家、艺评人林明杰看来,从古到今,能够写进艺术史的,当年都是潮流。“扳指和核桃是当年宫廷的潮玩,无锡大阿福当年也是,江南户户在结婚时都放一对。今天结婚送礼,我看到很多青年送的是几万元的限量版R@BBRICK。”他指出,这些都只是潮玩,并不是潮流艺术,真正的潮流艺术其实是“反潮流”的,不是对潮流的追逐,而是对于自己内心的坦白。“这是因为,真正的艺术不是谄媚与讨喜,而是提出问题,要突破一个个禁忌,把人类思考和审美带入更高的境界。”

  张文嘉指出,潮流艺术在西方直接来源于1980年代的涂鸦艺术。今天,潮流艺术这个“潮”字,其实直接代表了一种流行趋势,也代表了一种更前卫、小众的生活态度,带有自我的艺术审美和生活见解。

  张文嘉认为,艺术家及其IP属性的影响力、时代品位、创作主题、潮流态度,是影响潮流艺术价值的四个维度。“总的来说,潮流艺术和我们整个消费群体有关,也和我们整个的审美偏好未来有关。”

  张文嘉提醒准备加入收藏行列的艺术爱好者,“未来三到五年,潮流艺术还有不容忽视的发展。”但买潮流艺术不能盲从,不能跟风,要有自己对艺术的研究和选择,藏家应该变成半个专家。“比起炒作潮玩,年轻的艺术爱好者更需要不断学习,理解艺术发展的原理,不然是走不远的。”张文嘉说。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君娜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