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李诚儒为何不去《演员请就位》了?
2020年11月05日 10:40

  11月3日,“李诚儒不去演员请就位了”登上微博热搜,引发大众讨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开播以来,话题一直不断,在选人和评级中偏向流量明星、轻视有资历实力演员的现象尤为引发争议。

  有消息表示,作为节目点评嘉宾,李诚儒不参加节目和只签署节目前半段录制合同有关,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出于对影视的热爱,正如他在采访中所说,“我不允许玷污它,不允许你们胡来……我要维护它,因为它是我一生最热爱的事业。”

  综艺节目《演员请就位》日前推出第二季,演员们在节目中参与模拟真实行业生态的“抢角”与“竞演”,带来一场场影视剧片段的翻拍表演。作为一档角色竞演类真人秀,节目看点本应在影视片段的重新改编、演绎,以及由此展开的演技较量上,但在《演员请就位》中,最大的看点却变成了李诚儒的犀利评论。

李诚儒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节目中

  这一看点其实从第一季延续下来。在第一季节目中,李诚儒面对年轻演员的失真表演和糟糕剧本,曾毫不客气地说,“如鲠在喉,如芒刺背,如坐针毡”,贡献了节目最大的名场面,被观众戏称为“儒学三连”。今年,他继续坐在舞台一侧点评,无论是和郭敬明的“舌战”续集,还是和陈凯歌就《无极》优劣的言辞较量,都成为节目的热点话题。

  在上周播出的《甄嬛传》翻拍片段里,李诚儒从对演员表演的点评,谈到背后历史剧虚浮胡编的乱象,一番犀利批评连带让节目上了几个热搜。此时,却突然有媒体爆出李诚儒“不去了”,自然引发大众关切和议论。

  李诚儒为何不去了?有不少人分析,是因为节目的游戏规则和导演的选人标准令他无法接受。相比第一季,该综艺节目模式从“导演选角”转变为“演员抢角”,模拟影视行业的残酷生态。每位参与选手都由业内进行了S、A、B的市场初定级,评级较高者,拥有竞演角色上的优先选择权。然而,这一评级本身就颇令人意外。比如温峥嵘、马苏等有较丰富表演经验的中年女演员被市场划分到最低等级,而刚从男团选秀中新鲜出炉的年轻偶像却拿到了最高评级。尽管节目有意借此表达突破偏见和人才成长的概念,但陈凯歌、尔冬升、赵薇、郭敬明四位导演通过舞台表现所作出的重新评级和选择,仍然给人偏袒“流量”之感。

  当导师郭敬明给表演经验为零、现场表现糟糕的何昶希发了一张S卡(最高评级)时,李诚儒直言,“一个宝剑扎在胸口,连痛苦都没有的,就被选择吗?”尽管郭敬明为此重新定义S卡为学生、种子和特别,但在李诚儒看来,这种做法有失公平公正,“鼓励那些演得差的,怎么不想打击了那些演得好的呢?”

  上周播出的《甄嬛传》片段目前被公认为最差的一组表演。饰演果郡王的陈宥维从出场到“去世”,观众都在发笑,但陈凯歌却给了他进组机会,并表扬他“比上一次有很大的进步”。

  许多观众觉得该淘汰的角色,依然出于各种原因被留在舞台上。李诚儒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流量是真的假的?压根就没有任何影视作品,只是什么男团、女团……(选秀)这些东西把市场给搅和乱了,甚至你在电影学院和戏剧学院学了四年,不如人家仨月的选秀,现在等于是超车了。”

  评论中,有网友列举某选秀女团如今各个都活跃在影视界,而她们原本该去的是唱跳舞台。此前,编剧汪海林以一番“我与流量的战争”演讲引发大众热议,他在后来的回应中表示,流量崛起,并不是草根对学院派的逆袭,而是不经过任何训练就上台表演,“这在毁掉表演艺术”。

  近年来,综艺真人秀隐隐有了“宇宙化”的趋势,有人从恋爱、结婚到生子、育儿一条龙打包,把私人活全部秀出来;而从男团、女团选秀出来的新人偶像,立刻来《演员请就位》展示他们零基础演技的训练过程,贡献出令人“如坐针毡”的表演。

  在排练《甄嬛传》时,陈凯歌发现两位演员的台词都不过关,又是拍打背部提气,又是要求其出去跑两圈再回来演。表演基础训练课程直接放到台前来供观众欣赏;舞台作品里可观瞻的片段越来越少,奇葩场面越来越多。这也让节目演技的成分越来越轻,而真人秀的成分越来越重,成了年轻偶像如何逐梦演艺圈的“楚门的世界”。 

    选秀偶像不经任何训练就上台表演,并且“弯道超车”,这已经是舞台上天然的戏剧矛盾,自然有其看点。而坐在舞台边缘的李诚儒就像是在“打破第四面墙”,用犀利点评替观众发声,就像他所说,“栏目里我说了一些真话,引起了社会一些反响,我觉得很欣慰”。

  有人认为,退出节目,是李诚儒对节目形式的审美疲劳,而这样的“戏剧”看多了,观众何尝不也会审美疲劳。

  选出来的偶像明星,唱歌、舞蹈、表演、旅行、恋爱、结婚,一切皆可秀,生老病死、衣食住行都可以在各个综艺里打通。综艺秀场上,永远不缺话题,不缺关注度,但一个人可以永远活在综艺里吗?

来源:上观新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