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公公丰子恺谈交友
2020年11月10日 15:15

  11月9日是我们的公公(石门方言称祖父为公公)丰子恺的诞辰,斯人已逝,音容宛在,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都会特别想念公公,回忆与他生活在一起的往事。

  公公热爱生活,对于世间各色各样的人物和事物都感兴趣,对我们生活中的大小事情也很关心。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朋友和社交活动越来越重要,因此公公有时与我们谈论怎样交友。在选择朋友的问题上,他总是对我们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提醒我们交友要谨慎,跟好人交往会学好,有水涨船高的作用,搭上坏人则容易学坏,染上不良习气。公公还说:“要想了解一个人,看看他的好朋友就知道了。”

  那么公公自己的好朋友是什么样的呢?早期的不说,让我们来看看公公的晚年吧,每当长乐邨有客人来,婆婆总是派我们给客人端茶倒水,所以那些年里公公的客人我们都熟悉,有几位常客显然是公公的好朋友,他们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想起来颇有借鉴之处。

  四十多年后我们还清楚地记得公公的好朋友中有朱幼兰先生、蔡介如先生、戚叔玉先生、丁果先生和朱南田先生。公公曾告诉我们朱幼兰先生是一位业余书法家,同时又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居士,在一所中学任职;蔡介如先生原在教育界工作,是一位传统的文人,书画学问俱佳;戚叔玉先生原来搞制造颜料,但在书画金石艺术方面“底子很深的”;丁果先生是位爱好艺术的医生;朱南田先生在酱园工作,同时是书画收藏家。1975年公公的追悼会上,由蔡介如先生代表公公生前的众多好友致了悼词,可见他与公公的友谊之深。

  多年来的言谈话语之间,我们可以感觉得到公公对这几位朋友是非常敬重的。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虽然来自社会上各行各业,年龄不同,性情各异,但有共同之处,即都酷爱文化艺术,有的本人也精通书法字画,更重要的是他们个个秉性忠良,满脸正气,待人真诚,无一是酒肉朋友,爱公公的书画而无谋利私心,想来他们与公公的友谊建立在三观一致的基础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公公以身作则为我们在选择朋友上作出了极好的榜样。

  公公在具体交友方面对我们也有所建议。他说交要好的朋友一对一比较容易,关系简单,如果三人以上的话,天长日久常会出现矛盾,导致友谊无法维持下去,这是他的阅历反复证明的。公公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常来长乐邨的亲戚以前有两个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她们什么事都一起做,形影不离,有时连衣服都穿一样的,真可谓是莫逆之交了。后来其中一人因某种原因与另一人有了矛盾,她在三个人之间这边说说,那边说说,闲话传来传去制造了三人之间的矛盾,结果矛盾不断扩大,最后导致三个好友彻底分手,大家都非常伤心失望。公公告诉我们这件事,希望我们避免前车之鉴。

  公公还关照我们无论待人还是交友都不能以貌相人,他举了他的一个朋友的故事为例。

  这位朋友到淮海路上去买衣服,因她个头矮小,背略驼,受到势利的营业员的歧视,不肯把高档漂亮的衣服拿出来给她看,对她说:“有啥好看的,侬穿了又不登样的,侬没钞票买就不要看(上海话‘侬’是‘你’的意思)!”争执一番之后她总算看到衣服,当她将一叠钞票甩在柜台上时,那位营业员大吃一惊,本以为她买不起,懒得搭理她。公公告诉我们,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交友和待人相通,先了解对方再下结论是否值得做朋友。

  公公当年的种种交友之谈,以及他晚年的好朋友们,多年来仍然铭记在我们心中。“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之谈让我们终生受益匪浅,今天与读者们分享,以志纪念公公的诞辰。

来源:新民晚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