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被人民日报批评的《雷霆战将》下架了,电视剧如何避免新“套路化”?
2020年11月18日 10:58

  涂着发胶、住着别墅、抽着雪茄,这样的偶像剧配置居然有一天出现在抗日题材剧里。日前,以“《亮剑》3”为卖点的抗日剧《雷霆战将》被《人民日报》批评,“‘偶像剧’套路用错了地方”。目前,该剧已在相关视频平台下架并停播。

  对历史题材做偶像化、年轻化的改编,用意是为了吸引年轻人而作的创新,但罔顾历史真实、违背艺术规律,反而形成了“新套路”。在当下影视剧中,《雷霆战将》并不是孤例。在2020中国电视艺术创新峰会上,就有不少专家、业内人士总结批评了当下电视剧中的新套路。

  套路化和当下创作中一味追求大数据、市场需求,忽视真实的生活体验有关,而观众就在这些套路中逐渐流失了。

  电视剧不能只满足于养眼

  在《雷霆战将》中,当张云龙饰演的八路军独立团团长王云山对赖雨濛饰演的八路军女护士回身邪魅一笑时,人们嗅到了偶像剧中熟悉的一见钟情初遇套路。战火纷飞下,高伟光饰演的川军178师师长郭勋魁仍气定神闲地喝着咖啡,并不忘吐槽“糖放多了”。显然,一个电话就能让百亿公司破产的“霸道总裁”范儿上身了。

  偶像剧的套路早就用于历史剧中,放眼近年来顶着历史人物名字热播的大男主、大女主剧,背后何尝不是千篇一律的多角恋偶像剧情节。1986-1994年的综艺节目单元《中国电视史》就借小剧场的形式,吐槽过当时电视节目中的套路。比如《改编历史剧篇》中,一位浣纱女先是救了草莽英雄,继而被选入宫中,爱上大将军,又被闯王掳走,最后问他们改编的到底是哪一个历史故事,答曰:西施、陈圆圆、郑成功……

  最为讽刺的是,这些角色手中拿的剧本封面写着“托词”二字,当明末清初的大将军穿着日本幕府时期的武士服出现时,旁白提出质疑,角色连忙翻阅“托词”解释——因为在镇守边关,所以会接触到外国人。每当“托词”都解释不通时,剧中角色便说“随便啦”,引发旁白吐槽,“这哪里是改编历史,这根本就是在篡改历史”。

  《雷霆战将》将偶像剧套路嫁接入革命历史题材,是为了吸引年轻人而作的创新,但用偶像剧套路去消解“抗日神剧”套路,这种“创新”,反而会陷入更深的“篡改历史”套路里。《人民日报》评论中指出,今天用艺术手段再现抗日战争历史,是为了让后世铭记历史,不忘国耻,曾经出现的“抗日神剧”背离这一初衷,受到广泛批评,《雷霆战将》尽管没有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等雷人情节,但同样背离历史真实,难以让人欣赏。

  笔挺整洁的军服、纹丝不乱的头发,青春靓丽的扮相,甚至男战士要化上眉妆,女战士要穿着长裙子,这样的电视剧的确养眼。然而,正如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名誉会长仲呈祥所说,电视剧万万不能只满足于养眼。“如果艺术止于养眼不能进而养心,最多是平庸的艺术。优秀的艺术一定是通过养眼进而养心,创作者一定要重在引领,而不是一味迎合。”

  农村题材也被“套路”了

  “长跪不起,必定下雨”;

  “反派死于话多”;

  “女扮男装永远看不出来”……

  近年来,常有网友总结电视剧的各种套路,而随着电视剧产量的增加和类型的逐渐多元,旧的套路还在,新的套路也开始问世。

  比如,近来被重视的农村题材也有了套路。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副会长孙泱发现,在许多农村题材剧里,主人公初去农村时,村里往往会划分成两大阵营,一帮先进分子和一帮调皮捣蛋的懒汉,而前者往往是被打压的。随着主人公的到来,先进分子便被带动起来,逐渐掌握技术、感动后进,这已经形成了一种套路化表达。“现在的农村题材与年轻观众距离相对较远,我们要展现农村的新面貌,但剧本、制作往往都还让人物穿着的确良和解放鞋,这样的套路化呈现很容易让年轻观众流失。”

  “改革开放题材电视剧大都从改革开放时讲起,但非得用这样的开篇才能讲故事吗?”中国文联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赵彤注意到,当下现实题材剧集中有不少新套路:剧情空间大多集中在长江下游,主角出场时多是普通小人物,结尾时纷纷成了CEO。

  在影视剧里,套路为何层出不穷?“现在常有人套大数据理论,倒过来研究市场需要什么”,在仲呈祥看来,追求大数据和流量是让创作套路化的原因之一,“也许物质生产可以数据化,但精神生产不能。”

  导演陈嘉上同样反对电影圈里的大数据和流量公式,由他执导的《逃学威龙》无论题材、主演、类型在当时都不被看好,却成为1991年香港电影票房第一。“大数据是统计过去和结果的,而电影之所以受观众欢迎,在于创新。如果按照大数据,永远没有新电影。”

  脸谱化的人物缺乏真实感

  面对郭勋魁在战场喝咖啡、抽雪茄的质疑,剧方日前回应,郭勋魁之所以有这样的“战时操作”,一方面是因为他乐观、淡定的大将心态,另一方面则是他的背景和人设。“剧中的郭勋魁毕业于黄埔军校,是法国留学高材生。一个留法的国军少将喝咖啡、抽雪茄,既符合他的个人生活习惯和喜好,也契合他的国军高级将官背景。可见问题不在雪茄和咖啡,而在环境。但即便如此,也没有硬性规定战场上,国军将领就不能抽雪茄、喝咖啡。”

  让观众觉得尴尬和出戏的,恐怕不是人设和环境,而是缺乏真实感。

  《文艺报》艺术部主任高小立发现,许多人在创作典型人物时会概念先行,写到最后,就是一个模式化、脸谱化的形象,而不是有血有肉的人。“我们要按照艺术规律去创作,把脑子里固有的模式、标签抛得干干净净,最后才能写出一个个性化、艺术化的人物。”

  在创作中没有真正做到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同样是产生套路的原因。孙泱认为,许多套路化的农村剧缺乏农村的鲜活土壤,创作者用自己的创作概念来写旧有印象,看后更让人觉得千篇一律。

  “中国电视剧在创新中走向今天的繁荣,无论怎么创新、什么题材的创新都要按照电视剧艺术规律来。要把所有的感受倾注到人物身上,这是一切电视剧永恒不变的创作理念。”高小立说。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