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2020年,观众刷出中国荧屏好剧的典型范本
2020年12月07日 11:55

  拍什么

  反映时代主题时代精神

  复盘2020年的中国电视剧,“时代报告剧”作为全新的创作类型,是个无法绕开的词。简单来说,“时代”强调迅速及时地反映时代主题、时代精神,“报告”强调以真人真事为基础来进行艺术创作。正因为与时代同频共振,时代报告剧堪称与观众“零距离”

  怎么拍

  遵循历史生活艺术逻辑

  如何为英雄写诗,如何避免模糊历史面目、戏剧效果夸张离奇的现象,找准选题之后,故事该怎么讲?好剧中藏着答案。历史逻辑、生活逻辑、艺术逻辑,在创作中,它们也是中国电视剧信奉的创作逻辑

  “逆行者”作为年度热词引发人们集体感怀之时,电视剧的实时热度榜上,时代报告剧《在一起》悄然上升了两位。在几乎日日有上新的荧屏观演环境里,一部剧集能在剧终两个月后依然被许多人回看,观众的认可是作品生命力的根本之源。同时,《大江大河2》将于12月中旬播出的消息也被观众争相转告,出发点就是第一季的好口碑。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部剧不仅观众能共情,专家和市场也给出积极反馈,视为典型的好剧范本。

  复盘2020年乃至近几年的创作经验,发现中国荧屏好剧的成功样本何其相似。《外交风云》《可爱的中国》《最美的青春》《在远方》《大江大河》《在一起》《石头开花》等优秀作品,无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这些作品在荧屏上努力书写中华民族新史诗,以高质量创作带动高质量发展,让观众对中国电视剧的热爱始终如一、永不退潮。

  拍什么:

  时代进步的前沿,亦是内容观照的前沿

  复盘2020年的中国电视剧,“时代报告剧”作为全新的创作类型,是个无法绕开的词。简单来说,“时代”强调迅速及时地反映时代主题、时代精神,“报告”强调以真人真事为基础来进行艺术创作。正因为与时代同频共振,时代报告剧堪称与观众“零距离”。

  11月23日,随着贵州宣布最后九个县退出贫困县序列,我国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中国减贫对于世界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数据的背后绝不枯燥,它是无数家庭、无数具体而微的人从此改变命运的动人轨迹。踩准了让人心动的节拍,时代报告剧《石头开花》如期与观众见面,它把精准扶贫政策在中国大地上落地生根并取得实效的艰难历程和盘托出。抗疫题材的《在一起》更典型。2020年的突发事,当年策划、当年创作、当年播出,直到剧终之后,今天的观众仍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全球疫情仍持续蔓延的当下,为十个单元里中国人民如何心手相连与病毒抗争的真实刻画感同身受。

  编剧梁振华今年有两部作品与观众见面。《澳门人家》是平凡的梁家三代人在澳门回归祖国前后的生活变迁,一家人、一条街的风雨,折射出了一座城、一个国家的探索与荣光。《在一起》之《生命的拐点》也是今天的百姓耳熟能详之事,罹患渐冻症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及其战友的艺术形象出现在荧屏时,观众饱含热情的评论在编剧看来,“是无上荣幸,也是莫大满足”。

  导演刘家成以京味剧尤其是带着年代感的“胡同戏”见长。今年11月他最新一部作品,镜头对准了陕西安康的脱贫路。为了创作《石头开花》之《青山不负人》单元,他和剧组在贫困地区生活了良久。踩到时代主题的前沿土地上,创作者们“切实感受到贫困群众的殷切期盼和扶贫事业的伟大意义,激发出了澎湃的热情”。更让他惊喜的是,电视剧为了剧情需要虚拟了一个安康大集,结果安康当地受剧作启发,就按电视剧的设定时间、设计方案,把剧情搬到了现实。当现实题材的内容创作照进了真实的生活,安康的百姓踊跃参与,对活跃当地经济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导演感慨:“一部电视剧居然可以催生一种新民俗,其价值和意义确实不可低估。”无独有偶,同为扶贫题材的电视剧《最美的乡村》今年播出时,承德宽城的潘家口水库、国内独一无二的水下长城、平泉的辽河源头、滦平的金山岭长城,以及满绣、窗花、打铁花、漏粉条、平泉羊汤、宽城板栗、承德山楂等,都成了观众追剧时被“种草”的好山好水好物。

  讲故事的同时,还能切实地从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出发,与剧外的真实生活互动,这是时代心跳在电视剧创作中激荡出的回声。

  怎么拍:

  历史、生活、艺术的逻辑,亦是电视剧创作的逻辑

  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四史”中包含了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斗争、奋斗、发展和探索的伟大历程,蕴含了内涵深刻、精彩纷呈的历史故事,是当代文艺创作的不竭源泉。

  如何为英雄写诗,如何避免模糊历史面目、戏剧效果夸张离奇的现象,找准选题之后,故事该怎么讲?好剧中藏着答案。

  袁锦贵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绝命后卫师》《绝境铸剑》《绝密使命》“三绝”系列的策划人。捧回“飞天奖”荣耀的创作者这样提炼:要把真实的革命历史告诉观众,要把鲜活的革命历史人物介绍给观众,要把当年革命斗争的背景、情境展示给观众,“不能用无端的想象去描写历史,更不能使历史虚无化”。

  正午阳光的团队近年来屡有佳作捧出,回望过去,负责人侯鸿亮说:“最核心的理念是从创作本体出发。”他坦言,在用《闯关东》《生死线》《北平无战事》等作品再现集体回忆,打通历史、现实与未来的内在精神联系后,在探索多元题材的《伪装者》《外科风云》《琅琊榜》《欢乐颂》后,团队一度在选题上产生过迷茫。最后,展现东西部协作扶贫“闽宁模式”的《闽宁镇》进入团队视野。“土地和人民成为我们的力量源泉。”片中许多年轻人尤其钟爱一个片段——剧中的白校长带着戈壁滩小学的孩子们参加自治区的合唱比赛。拍那场戏时,学生们不用演,他们就是当地小学的孩子,坐了几个小时的大巴,穿着干净整齐的校服,站在礼堂里,他们就会用最洪亮的声音去放声歌唱。这样不需修饰和雕琢的“表演”真谛,其实是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合而为一。

  历史逻辑、生活逻辑、艺术逻辑,在创作中,它们也是中国电视剧信奉的创作逻辑。

来源:文汇报 作者:王彦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