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金牌团队难为缺陷作品挂上金牌
2020年12月08日 10:36

  作为安乐影业在“捉妖记”系列后推出的全新妖系列奇幻电影,《赤狐书生》是值得初冬市场期待的。尤其制片人江志强,为影片组建了一个由各个领域“大咖”组成的金牌幕后团队:“胡巴爸爸”许诚毅加盟担纲监制,编剧杨薇薇代表作为电影《误杀》和《最爱》,美术指导邱伟明来自王家卫的御用班底,还有令人期待又放心的“日本国民音乐大师”久石让为全片进行配乐。再加上李现和陈立农两位年轻偶像挑梁领衔主演,不缺特效也不差明星的《赤狐书生》上周五上映以来,却似乎既缺口碑又差票房:首周末累计票房不过1.3亿元,哪怕有粉丝刷分,豆瓣评分也勉强只有5.3分。

  首先,《赤狐书生》并不是典型的“烂片”。竹林、街巷、妓院、山水,以及众多妖怪的造型和绘制,影片在置景和特效上所花费的真金白银肉眼可见,尤其是陈立农、李现大战青蛙精的段落,明显看得出许诚毅团队的悉心和努力。不过,美术和特效风格上的接近,也让这二十分钟被一些观众吐槽像是看了《捉妖记》的一个番外,“从《捉妖记》里找了一个妖怪来客串”。但很可惜,哪怕保持120分钟《捉妖记》番外的水平,参考两部《捉妖记》在内地市场就累计收获近47亿元的佳绩,《赤狐书生》就算口碑踉跄,票房也不该如此冷清,上座率上周日已跌至不足6%。

  这部特效奇幻大片,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首先是节奏。影片的故事从书生(陈立农饰)进京赶考,遇到前来“报恩”的狐妖(李现饰)开始讲起,两人相遇时候为了一头驴,在街头横冲直撞了大约十分钟,烧掉了很多特效的钱,又唏嘘感叹了五分钟,浪费了不少时间,结果直到片尾,这头驴也再没有发挥其他作用。影片之拖沓甚至可以说拖拉,可见一斑。相识之后,一个呆萌书生,一个机灵狐妖,一路走,狐妖联合莲花精(哈妮克孜饰)、青蛙精姜超、贡院鬼魂王耀庆等群妖,设下连环计陷阱,一路骗。最终,一人一狐,经历危险与困境,“毫无意外”地成了真正的知己。“毫无意外”,一方面是因为困难设置得过于轻巧,很多时候让人揣测那些华丽的打斗不过是为了更好地展示特效团队的能力,银幕上打来打去,银幕下观众们手机划来划去;另一方面是因为台词的粗糙,虽然影片也有不少逗趣的搞笑台词,但几场情绪大戏都“任由”主演们在那里一团乱麻地你吼我,我吼你,我别死,你也别死,哪怕是最点题那句“命就应该浪费在心爱的人身上”也被滥用,它并不是在人物经历困苦后顿悟的心头一颤,而是反反复复出现了好几次,太久的铺垫,只会让观众失去意外和惊喜。

  其次是表演。李现作为主演中最具有表演经验的一个,科班出身的他甚至大学还没毕业就出演过电影《万箭穿心》,这一次却是比自己在电视剧里的表现更加稀松。他的问题不在于吃鸡时表情凶猛刻板,用力过头(已被网友集中吐槽),而在于两个小时看完,“狐妖”压根没有一丝邪魅、狡黠,甚至不够机灵,让人简直要怀疑他是另一个笨书生。看得出,陈立农在表演中很努力地纠正他的台湾发音,“呆萌笨拙”也算有几分本色出演,但似乎呆傻足够,萌趣欠缺,甚至有几场戏把忠厚纯良演成了反应滞缓,智力低下。至于哈妮克孜饰演的女主角,妆容很美,但这条爱情线多余又滑稽,尤其这个莲花精完全让人感受不到“妓院头牌”的风情和妩媚,台词生硬、毫无感情。《赤狐书生》不是一部分分钟让人“如坐针毡如鲠在喉”的电影,但爱情戏的那十几二十分钟,前后排观众纷纷去了厕所。

  再者是造型。作为一部奇幻特效大片,我们对演员的台词、表演甚至故事逻辑,或许都还能够稍许宽容,但对妖怪们的造型,总得有点起码的要求。《捉妖记》系列能够横扫华语电影市场,起码有一半功劳要记在萌趣可爱的胡巴头上。但《赤狐书生》里的妖怪,除了青蛙精,都不太可爱,尤其是最后的狐妖大战,美术风格上一下子从《捉妖记》跨到了《火影忍者》。

  如果说,《赤狐书生》有什么地方做得特别好,应该是营销。成功的营销,让华语影坛最好的海报设计师黄海愿意为它做片头,让久石让愿意为它做配乐,也让它在上映第一天获得了超过三成的排片份额。但很可惜,这部拥有了好的美术、好的服装、好的声音、好的特效,甚至亚洲最好制片人之一的电影,最终没能拥有最好的市场和口碑。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佳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