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专题 >> 正文
上海广场舞“江湖”缘何风云突变,详情看这里……
2020年11月16日 10:45

  据统计,全国广场舞参与人数达到1.7亿,上海经常参加广场舞活动人数超过100万。如何编创更多更好的广场舞作品供大家跳?上海市民文化节市民舞蹈创作大赛做出了有益的探索。

  11月15日,中山公园贝壳舞台热闹非凡,上海市民文化节市民舞蹈创作大赛展演暨曼舞长宁舞蹈艺术季在这里举行,从47个决赛作品中脱颖而出的13个优秀作品及两个历年优秀作品轮番登场,收获了阵阵掌声。展演以“人人舞,人人美”为主题,围绕“喜迎建党百年”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两大精神内核,通过三个篇章让观众在广场舞中体会“时代之美”、“家园之美”、“康乐之美”。当天,文化上海云对展演进行了“5G+4K”超高清直播,人们通过国家文化云、文化上海云、上海数字文化馆平台体验了一场云上舞蹈盛会。

  舞蹈大赛,上海市民文化节举办了六届。又到了一年一度切磋舞技的时候了,那个嘉定工业区曾经挥舞着锅碗瓢盆的“老男孩舞团”来了,陆家嘴金融城的海派秧歌队来了,各个区的优秀市民舞团都来了……不过,这一次广场舞“江湖”风云突变,所有舞团跳的舞蹈都是原创舞蹈,大家把更多的视线转向了广场舞背后的创作。

  主办方表示,2020上海市民文化节市民舞蹈创作大赛展评展演暨曼舞长宁舞蹈艺术季不仅是一个展示的平台,更是一个舞蹈爱好者互相交流、乃至“先舞”带动“后舞”的平台。现在市民舞蹈团队多,但是广场舞的审美和艺术方面普遍有待提升,供市民跳的舞蹈也不太多,广场舞在编创上亟待提升。“希望更多的专业人士加入到广场舞的创编中来。”

  大赛启动之时正值疫情爆发期,广场舞团队成员无法排舞,主办方打破历年来纯粹组织赛事的方式,将目光转向背后的创作提升,融合培训、辅导和展示,策划了市民舞蹈创作大赛,前几个月开展编创培训,巧用天时,首先邀请各地专家开展线上大师班培训——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王小燕带来了题为“发挥专业舞人优势,助力群众舞蹈繁荣发展”的课程;中国文化馆协会舞蹈委员会主任委员曹锦杨带来了“广场舞发展现状与未来走向”的课程;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副院长周蓓带来了“海派文化视域下的广场舞编创”的课程,为广场舞团队的创作工作开阔思路。疫情好转后,则邀请上海专家开办线下大师班。编创人员根据大赛公布的八个主题:海派文化、红色文化、江南文化、幸福小康、激情时尚、健康生活、工业之光、锦绣中华进行选题创作,主办方邀请专家导师对编导们开“小灶”分组指。最后,编导们带着为舞团编创好的舞蹈视频再次参加分组验收指导,导师们为他们提出修改意见。经过层层递进的四轮培训辅导,舞蹈团队带着编导们创编的最后作品走上舞台进行展示、切磋。让舞蹈大赛不止于“舞”,更绽放“舞”的文化、提升“舞”的品质。

  “希望我们的广场舞编导能够突破以往固有的思维,让全国人民感受到不一样的上海广场舞。”长宁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叶笑樱说。

  记者看到,此次参赛的舞蹈作品题材丰富,贴近生活。它们中,有根据农村日常劳作编创的《丰收乐》,有倡导老年人健康生活的《彩虹节拍》,有根据所在地域非物质文化遗产创编的《绣画织梦》,表达抗击疫情携手奋进的《含露的微笑》、回忆爷叔们青春时代的《舞舞乐乐》、《摇滚来了》……

  在本次大赛中,主办方发现,为众多广场舞大妈、爷叔编舞的编导们,大多年龄在三、四十岁之间。

  35岁的吴菁是上海戏剧学院的舞蹈老师,今年才受聘于浦东陆家嘴海尚男舞团,这也是他第一次创编广场舞,他希望给这些爷叔们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为此,他深入了解爷叔们的生活背景,团员们虽然现在大多数已退休,舞蹈却成为他们大半辈子的梦想和乐趣。吴菁选择了激情时尚的主题,他为他们编排了《舞舞乐乐》。他编了一个维、蒙、藏和鼓子秧歌的舞蹈串烧,表现一群爱舞快乐的上海爷叔的精神面貌。舞蹈中采用了一些爷叔们那个年代的童谣,比如《落雨了》等,再加上他们自己配的一些声音,中间用了大家熟悉的《翻身农奴把歌唱》、《汉族姑娘》、《水手》等旋律。当他们儿时、年轻时的歌曲响起时,往日的青春岁月扑面而来,吴菁在动作设计、面部表情的设计中都力求体现他们年少时的风采。

  崇明区新河镇胖大嫂艺术团团员是一群50多岁的大嫂,“我们都是农村人,长得很胖,也想展示自己的风采!”队长王菊林乐观又坦率。37岁的李新磊服务的就是这一群在农村土生土长的胖大嫂。这位城市来的青年人为她们创作的是展现她们日常生活的《丰收乐》。舞蹈以劳作丰收时的工具筛子为道具,大地为布、水稻为色,通过肢体运动展现农民们丰收的喜悦。创作过程中,李新磊一有空就和大嫂们聊天,聊些农耕农作,还跟着她们一起去农田里劳作,崇明三星镇稻花节的时候,他还特地前去观看,“非常壮观、非常美!”。这些让他收获不同的东西,感受到了农民真正的精神状态。曾经当过老师的他也调整了自己的教学方式,将曾经用“一、二、三”条来表示的知识点,都用拟人化的语言表达给大嫂们听,让她们形成独有的舞蹈语汇。他的宗旨就是能让大嫂们快乐地跳舞,让她们尽情绽放自己的风采。

  培训过程中,无论是老师还是学员都发现,创编最大的难题,不在于舞蹈的艺术性,而在于舞蹈的群众化、广场化。小组培训导师、上海市戏剧学院舞蹈学校高级讲师李涛指出,很多编导对地方文化吃得很透,题材也贴近生活,只是在艺术性的分寸上把握不好。她认为,群众性舞蹈和专业舞蹈在创编的手法手段上相对统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群众性广场舞不能过度用艺术去修饰它,要着重真实内在情绪的表达,强调群众的参与性、传播健康和美丽。在李涛看来,广场舞是群众性、自娱性和艺术性的结合。

  杨浦区文化馆艺韵舞蹈团《花雨蝶》的编导由洋是一位自由舞蹈创作者,曾担任过东海舰队文工团副团长,他认为,便于推广和传播,便于业余舞蹈爱好者模仿学习,是广场舞非常重要的特质。“如果有一天出门,发现门口的大妈正在跳着我们编排的舞蹈,那就成功了。”

  编导徐龙曾做过专业的舞蹈演员,这一次是他第一次为群众团队创编广场舞,在为徐汇区漕河泾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男子舞蹈队创编舞蹈《摇滚来了》时,这支团队成员最小的60岁,最大的80岁,团队面临着年龄偏大、健忘、体力弱的问题,考虑到这些,他在作品编创难度和演员训练强度方面都降低了,道具选择也以简单为主。在小组培训中,市群艺馆舞蹈指导裘思凡也给予了他一些中肯的建议,一是道具不要做的太实太重,电吉他做成空心的,把内部的电池和多余的线路拆除,减轻重量;二是根据演员的实际能力进行作品编创,动作设计不宜太难,需要特别注重动作的整齐性和演员的状态情绪,将重点放在展现演员的精神面貌上。“我想让他们尝试新的风格,开始是往‘嗨’的方向走,认为更有感染力吧。”徐龙透露,在创编的过程中,听取了小组培训辅导导师和团员们的真实想法和建议后,他对舞蹈进行了修改和调整。更改之后的效果比他想象的更好,团员们也乐在其中。“这才是广场舞的价值所在。”徐龙说。

  导师裘思凡说,通过这次培训,从参与者到创作者到评委老师对广场舞的认识都得到了统一。不要过于追求高难度的技巧,不需要很强的故事性,也不需要领舞。

  “我们不提倡投入太多,不提倡服装道具过于豪华,希望大家运用自己的智慧体会人民生活本来的精神面貌,拒绝‘过度包装’。我们最后还将大家的整体预算也列入大赛考核项。”长宁区文化艺术中心主任叶笑樱说。

  新赛制受到编导们和团队成员们的热烈欢迎,黄浦区文化馆白玉兰长青舞蹈队编导慕妮卡希望今后类似专家辅导的活动多多开展,以丰富基层舞蹈编创人员的知识储备量,也增加各区级舞蹈老师之间的联络。长宁区舞蹈指导张骏希望大赛继续鼓励不同风格的创新精神,让赛事更加多元化发展。团队成员们也表示能够学到更多的舞蹈素材,迎接了新的挑战,感到很开心。

  据了解,本次活动的举办,将开启上海市民广场舞三年培育计划,在未来几年中积累百部优秀舞蹈作品。这也是作为正在创建第四批全国公共文化服务示范体系,有“舞蹈长宁”之称的长宁区对于群众舞蹈在公共文化艺术普及和示范性的思考和尝试。

  本次活动由长宁区人民政府主办,上海市群众艺术馆、长宁区文化和旅游局、上海市舞蹈家协会、上海市民文化协会承办,优秀团队将被选送参加2020年“戴爱莲杯”人人跳全国群众舞蹈展演。

  上海市群众艺术馆馆长吴鹏宏透露,明年上海将继续举办全市广场舞大赛活动,并邀请长三角地区的优秀广场舞团队来沪参赛和展演,为建党百年献礼。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李婷
【关闭窗口】